九江论坛

  • 0792 - 8559171
  • 新 闻 有 奖 爆 料 热 线
搜索
查看: 1488|回复: 0

女富豪的秘密之百花开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27 15:57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相亲相成了亿万富姐,这是小媚没想到的。

成为亿万富姐之前的小媚很烦恼,换句话说这些烦恼其实一直都存在,而且带着貌似理所当然的理由一浪盖过一浪,终于在二零一六年春节后如火如荼的爆发了。



“吃完饭哪儿都不要去,何玲阿姨要带人过来。”母亲说。

“啊,又要相亲?上午约了同学爬凤凰山。”何玲是西河桥头婚介所老板兼红娘,昨天、前天、大前天……见过的次数已超过了小媚能忍受的极限。小媚不喜欢被陌生人审视,特别是带着未来同床共枕目的那种眼神的审视。相亲就像融资,把底裤都翻给别人看了人却一走了之,这一点上男女都有同感。刚开始相亲还觉得挺好玩,也就当喝喝茶唠唠嗑儿多交几个朋友。谁知经历过几场之后,那些拿着手机似笑非笑故作高深,抑或上来就流着哈喇子谄笑示好的男子,还有这些男子身旁千篇一律介绍儿子学历房子车子收入的父母,都让小媚感到不舒服。那些谄笑的男子直勾勾的眼神,也许骨子里想的就是如果这个美女能做我老婆如何如何,这让小媚深思极恐。

小媚把刚拿到手里的苹果丢回果篮,苹果却落在果篮边沿上,把果篮和里面的另一个苹果一起打翻在地上,苹果蹦蹦跳跳最后滚到母亲脚边。

小媚吓坏了,一边解释“妈,妈,我不是故意的”一边往回捡。但是母亲却受了委屈,以为闺女故意给脸色看,气的眼圈一红捏着鼻子看都不看小媚一眼径直进了卧室。

母亲有母亲的担忧。小媚是母亲的心尖尖心头肉,又是家里最小的。常言说“老幺断肠儿”,到哪里爹妈疼的都是最小的,何况小媚这般水灵的丫头。

小媚就是个美人胚子。小时候的事情就不说了,真正让母亲开始担心的是初二那一年。人生的花季无一例外的在小媚身上绽放了,165厘米的身高,如水如雪的肌肤,自然中分飘逸的发型,红色的裙子。小媚像一只可爱的蝴蝶在小城、校园、西河林荫道上飘来飘去。标致的女儿既是父母的骄傲,也是父母心里绷得最紧的弦。弦在一天晚上放学母亲帮忙整理书包时第一次被拉紧。那是一封没具名的信,用方格稿纸、蓝墨水工工整整写好后折成了心形。早恋、学业,这些词汇交叉着浮上来,母亲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,伸手想打小媚,但是最终巴掌没有落下来。面对母亲复杂的表情,小媚只是无所谓的笑笑就把信拍到母亲手里。

“妈,妈,别担心我早恋。我不知道谁写的,也没看,交给你保管,等长大了我们再看。”小媚说。

母亲是过来人。驿动的、懵懂的情怀,是每一段美好青春必有的点缀。书信也好,纸条也好,背后都是一颗颗火热的、纯洁的少男之心。毕竟,谁想写信谁也拦不住。我们既不能去深究文字背后究竟是谁,然后公之于众继而让女儿敬而远之,最后给别人的青春踩上重重的一脚。也不能去指责女儿的对错,何况女儿这么懂事。唯一能做的只有顺其自然,在每一天都绷着的心情里去包容,亦喜亦忧。

世上有蝴蝶就有赏蝶人,也不排除有捕蝶的网。赏蝶人那几年一直是小媚身边的风景。早上上学总有一群腼腆羞涩的男同学在门口三三两两的等待,下午放学又有一群小脸微红的小帅哥风一样护送小媚回家。自行车铃声、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在北城门路汇成了一道青春的风景。小媚就在他们中间,带着伦勃朗笔下的笑意“咯咯咯”时而爽朗时而娇羞的笑个不停。同学们调侃这是一群护花使者。同学们进而发现小媚和每一个男同学的距离都差不多。父母很释然,这是女儿花季该有的颜色。

故事的转折发生在高三秋季入学第三个星期。小媚照旧把收到的信和礼物原封不动交到母亲手里。细心的母亲发现了不一样的成人的笔迹。弦终于绷断了。父母到学校兴师问罪;父母到写信的老师家里理论;父母给小媚转了学,即使在那么远那么偏的三中也不厌其烦每天接送。

那时候的母亲担心的是小媚过早的品尝人生心酸。可是丫头今年已经二十八岁,过了春节马上奔二十九,母亲又开始担心好男人都被别人先下手为强,再过几年歪瓜裂枣都难觅踪影。这种担心随着门口街上穿过的婚礼车队数量与日俱增,甚至到了夜晚常常被惊醒的程度。

母亲最惬意的时光在三年前。小媚大三那一年有了男朋友,阳光帅气,专业也不错,对小媚对小媚的家人百依百顺。母亲本以为大一大二小媚就会和谁谁谁两情相悦。高中的故事在开始小心翼翼最后狂风暴雨的担忧里已经翻篇。考上大学就等于插上了翅膀,母亲的担忧和管制都已经鞭长莫及。另一种意义上,大学基本上已经是人生的开始,只要不是惊天的变数不会影响未来。这既是身为父母对女儿成长的欣慰,也是对女儿的放纵和信任,尽管还有一丝丝不确定找个什么样的人的隐忧。大三谈朋友正好,不早也不晚,何况一看就让人喜上眉梢的未来女婿简直无可挑剔。

母亲越想越难过,忍不住流下泪来。小媚轻轻地坐在母亲身侧,拿出一张洁白的抽纸搬过母亲的脸调侃:“我滴娘哎,这是哪家的老美女在这里黯然神伤啊。来,小美女给你擦擦汗……”

“你这个死俩子!谁老啦?”母亲破涕为笑,一巴掌打在小媚肩上。“你到底等不等何玲阿姨?”

“好好好,妈,我答应你。不过话说在前头,我只管出场,看不看得上你不准干涉我。”

“人的命天注定,我干涉有啥用,当年那么好的准女婿不是说崩就崩了。”母亲边擦眼泪边拿出粉底盒打开小面境儿,端详了一会儿准备用化妆棉扑粉,小媚赶紧抢过来。

“妈,少说两句好不好。别动,我给你补妆。”小媚把化妆棉在粉底盒里沾了沾,认真盯着母亲的脸,把化妆棉如小鸡啄米般轻轻在母亲鼻翼两侧点上点下。“那个人已经过去了,好马不吃回头草,再说也不是我的错。刚谈恋爱那叫一个百依百顺,要谈婚论嫁了竟然一天都难得打一个电话,甚至几天见不到人影,鬼知道他在外面干啥。这样的男人我总不能捡回来吧。再说了,你看到的好不一定是真的好。这就好比王子与公主,皇后与皇上。在他人眼里爱情啊、生活呀像神仙没有缺憾,实际上主人公的心境不一定好,要不然你看那玉皇大帝还背着王母娘娘喜欢嫦娥呢,你说对不。”

“嗯嗯,说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,一肚子歪理。”母亲闭着眼睛享受着。“人生哪里能那么完美无缺,都得互相包容着过。依我看之前那个就好。家里条件比我们好得多,小伙子也一表人才。”

“妈,又来了。不说他了,没合适的这辈子打光棍。”

“净说瞎话。”母亲拿着镜子照了照,用指头指了指还不满意的地方。“人要结婚生子是像生老病死一样的自然规律。什么叫合适的?看对眼了就是合适的。怎么看对眼?多看几个可能就遇到对眼的了,这叫概率学。你看你两个姐姐,跟你姐夫也是相亲认识的,现在多幸福。”

帮母亲收拾完化妆盒,小媚不禁沉默了。母亲现在要的结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给小媚增加“遇见合适的人”的概率,这不,母亲已经开始打扫书房了。小媚和父亲练字的大班台、放在窗前的组合沙发、雕着蟾蜍小桥流水的榔木茶台都要打扫的一尘不染。桶装矿泉水要备足并且和电磁炉上的水泵联通。时令水果和点心要摆够至少四五种。相亲这种场合,一定要精心准备还要看不出刻意的痕迹。既要体现品位修养,也要表达一种内敛又热情地姿态。

小媚的沉默不是因为别的,她在思考什么是合适的。

以前小媚认为帅气、对自己好就可以了。经过这一场厮杀,心被伤成了筛子,现在对好男人的认识深了好几层。她给自己梳理了几条标准记在本子上,这会儿竟然想看看。小媚站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男的;思想端正;不难看;有事业;对自己好;忠诚于爱情;豁达幽默;绅士;爱干净;会做菜做家务;生理机能正常的;有知识有内涵;本县人。

这些个条件咋一看要求不高,符合的人不少。仔细品一下,除了性别别的可都没有标准可循。长成什么样才叫不难看?见上几面之后也能产生心动的算不算好看?什么叫有事业?科长处长算不算,有大项目在创业前途未卜算不算。有事业的人能做菜做家务这是男人基本素养,但是做多好,能做多少次算合格?再讲个钻牛角尖的问题,生理机能正常到什么程度算正常,没结婚没同居能了解到吗?找个本县人完全是出于父母角度的考虑,人年纪大了,最需要的就是儿孙绕膝,天伦之乐是老人不可或缺的。

“此题无解。”小媚合上笔记本,此时此刻的心情居然有点随着母亲的思路了。对,多见几个又何妨,不就是喝喝茶聊聊天吗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http://bbs.jjxw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Discuz!X3.4 赣ICP备09014903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