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江论坛

  • 0792 - 8559171
  • 新 闻 有 奖 爆 料 热 线
搜索
楼主: 浔阳江客

《原创》古城浔阳 烟波九江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2:5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大概是粮行的老板,后面还有一位跟班的。也就是总裁助理喽 B5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2:58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板大腹便便,丰衣足食的体态。用现在标准看,亚健康了,可在当时,却是福气陀陀啊!
  由于是三大米市之一,九江人貌似从没有挨过饿。无论在什么荒年,没有出去讨饭的,倒是在我的记忆里,每年都有大量的乞食者游走于九江的大街小巷,家里的大人总是说,安徽又遭水灾了。因为乞食者中安徽人居多。
  通常,大人揭开饭锅,用饭勺打满饭,放进乞食者随身带的粗布特制的饭袋里。如果对方有小孩带着,还会加上一点菜。对方也会说声多谢离去。
       也有少数乞食者会说,再多码(给)一点吧,我家里还有两个小伢儿,于是又给加上一点饭。这是当年记忆中的情景,宛如电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B6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3:00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既然是米市,就有贸易,这不,外国人也来米市做生意了。毫无疑问,九江是中国开放最早的城市之一,比深圳早得太多太多了。 B7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3:01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上去,外国人挺绅士淑女的 B9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3:02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九江的城东的江边,有一座纪念楼,占地不是很大,但也别具一格。 C1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3:0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白居易纪念馆,
白居易在长安朝廷里上班时,朝中发生了政治暗杀事件。此案背景很深,大臣们均明哲保身,装聋作哑。
这时候,白居易站出来说话了:案子一定要破,凶手要辑拿归案,绳之以法,否则,天下大乱,国将不国。
由于白居易平时经常写诗嘲讽权贵,鞭挞社会的黑暗,这下被权贵们抓着把柄了。说他管事太宽,妄议朝政(也就是今天的妄议中央),于是,朝廷把他贬到江州做司马。
这是个什么官呢,就是今天的省长助理。于是跟九江人结下了缘份。
有人说,在九江做司马怎么是省长助理呢,还有南昌啊!哈哈,那个时代的南昌,叫豫章,是被江州管辖的。所以,白居易是被贬为省长助理。


C2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3:04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位雕塑的人物是谁呢?是儒家宗师——周敦颐。
  其学说上承孔孟,下启程朱,厉害吧!
  其人品很好,在各地做过官,政绩斐然,舆论赞扬其“出污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。其实这也是他自己所著的《爱莲说》中的千古佳句。
  对于儒教,我非常反感,为什么呢,因为我婆婆是裹足的,我看见了我婆婆近乎残疾的小脚。深深感受到一种人类的痛苦。从此对儒家的封建礼教,深恶之!
  一个有人性的良好的礼教,怎么会千百年来,把妇女摧残成这个样子而从不改革呢?
C3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3:05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因为晚年定居在九江市南面庐山脚下的廉溪村,周敦颐又叫周廉溪。非常有意思的是,社会学家们从周恩来迁入浙江的族谱上,发现了他是周敦赜的后人。是从九江的廉溪村迁过去的,所以,周恩来的祖先,也是九江人。
  不过,别人姑妄说之,我姑妄听之。
C4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3:06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周廉溪的墓园,周家的后人在老墓的基础上,又重新修茸了,风水不是一般的好。或许其本人生前看过风水,或许请风水大师看过风水。
  如今,这里成了周敦颐公园。
C5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 13:07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江堤岸旁边的这座楼,就是有名的宋江题反诗的浔阳楼。
  这座楼或许真实存在,但故事可能虚构——
  《水浒传》第三十九回 浔阳楼宋江吟反诗 梁山泊戴宗传假信:
  (宋江)独自一个,一杯两盏,倚阑畅饮,不觉沉醉,猛然蓦上心来,思想道:“我生在山东,长在郓城,学吏出身,结识了多少江湖好汉,,虽留得一个虚名,目今三旬之上,,名又不成,功又不就,被文了双颊,配来在这里。我家乡中老父和兄弟,如何得相见?”不觉酒涌上来,潸然泪下,临风触目,感恨伤怀。忽然做了一首《西江月》词,便唤酒保索借笔砚来。起身观玩,见白粉壁上多有先人题咏,宋江寻思道:“何不就书于此?倘若他日身荣,再来经过,重睹一番,以记岁月,想今日之苦。”乘着酒兴,磨得墨浓,蘸得笔饱,去那白粉壁上挥毫便写道:
  自幼曾攻经史,长成亦有权谋。恰如猛虎卧荒丘,潜伏爪牙忍受。
  不幸刺文双颊,那堪配在江州。他年若得报冤仇,血染浔阳江口!
       宋江写罢,自看了大喜大笑,一面又饮了数杯酒,不觉欢喜,自狂荡起来,手舞足蹈,又拿起笔来,去那《西江月》后再写下四句诗,道是:
       心在山东身在吴,飘蓬江海谩嗟吁。
       他时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巢不丈夫!
       宋江写罢诗,又去后面大书五字道:“郓城宋江作.”
C7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http://bbs.jjxw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Discuz!X3.4 赣ICP备09014903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