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江论坛

  • 0792 - 8559171
  • 新 闻 有 奖 爆 料 热 线
搜索
查看: 4728|回复: 0

一路风尘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2-19 10:09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从佛山回來,因为熟所以很顺利地上了火车,我是八号车厢的六床中铺,下铺是两个老头,他们是吉安下的,因为还早我就坐他铺上,没话找话的与他们两聊,他们觉得我是陌生人不愿多聊,总是有一句没一句的。我觉得很无聊,拿包瓜子打发时间,却找不到装垃圾的盆子,只好干坐着。
  车过道的方便椅上一边坐着一个,一个在边充电边玩手机,一个在吃泡面和鸡腿。他们都在聚精会神的干自己的事,我在他们眼中就是空气。一个多小时就这么干瞪眼,我感到很无奈。打开手机,在线的人多聊天的人少,我找了篇文章打发时间似的看,这时吃鸡腿的那位递了个方便袋给我,我见充电的那位走了,我赶紧填补上去,一边充电一边吃着瓜子,对面那位的泡面以吃完了,他也玩起了手机,我轻声问他在那儿下车,他头也不抬地回答了两个字九江,我说我也九江下,他又回答了两个字知道。他怎么知道呢?或许是我与那老头的对话被他留意了,我沒多想就又沒话找话的说,听口气你不象九江人,他这回抬起了头,方正的脸上挂着一幅眼镜,显得很文静,他说他不是九江人但在九江工作多年,我问他做什么工作,他说他是管电网的在办公室工作,也做企业宣传,他问我是那里人,我告诉他我是湖口人,自已与人合伙办了家小公司养家糊口。由于相距不远我们就聊了起来。他认识湖口的一位房地产老板,于是我们就聊起了房地产,我们都认为房价长得太快,到处是空楼。一边是买不起,一边是大量房子闲置,不知这种现象是否合情合理?
   夜深了。对面那位也爬上我对面中铺睡了,过道里只有我还在坐着,等到敖不住时我才爬上去睡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感觉似乎有人在动我的包,我被惊醒,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,见没啥动静,我便倒头又睡,过了十几分钟我又被对面的动静惊醒了,睁开眼我看到对面铺上爬着一个人,似乎在找什么东西,我警觉地问道找啥呢?他说找东西,我就势爬下床,穿上外衣,在过道的便椅上坐了下来,那人是上铺的,跑到中铺找啥,我有点怀疑,那人见我坐那儿便不好意思再找东西,没多久他们就在南昌站下车,一男一女,一前一后不知是不是夫妻。
  四点多的过道有点凉,昏暗中除了呼噜声便显得很安静,我拿出手机点出这两天给霏霏拍的照片,欣赏着孙女甜甜的笑,因为我走时没与她打招呼,怕她哭着要跟我走,没想到她居然在微信上给我发信息,她说:爷爷吃饭么,爷爷走了吗?听着小孙女稚嬾的声音,我流下了眼泪。
   充电哥又来了,他在我对面坐下,他说他在都昌下,我说你是都昌人,怎么听不出都昌音,他说他十八岁就离家当兵,在广州当了四年武警,退伍留在广州打工,一干就是二十年,孩子也在广州读书,每年就过年回家住几天。你就不想家,他说有时也想,因为父母还多在,他们快七十岁了,在家开个小店种点菜,到也开心快乐。想我们就视频一下,也沒啥遗憾。我说人老了须要家人的陪伴,常回家看看现在也方便。他无意识地点点头,他说他也四十好几了,随着年龄增长思乡之情越浓烈。
   车上的人陆陆续续都起床了,充电哥坐到了床上,把位子让给了小钟,我把昨天后半夜发现的情況告诉他,好在他没掉什么东西。他说他姓钟,他给我留了电话号码,他是公司办公室主任,也管宣传,他对写作很感兴趣,他从百度查到我的名字,他说他想交我这个文学朋友,于是我们就写作这块进行了交流。我说写作是愉快的事,如果太苦谁还会去写。想到什么就写什么?不必太刻意,不要带着手铐去写,写自已感兴趣的事,要善于观察,善于发现问题,从中找出可写的又能引起大家共鸣的东西。我们的交流因火车到站而终断。
   走出火车站,给人的笫一感觉是九江比广州冷,这种冷是我们能够适应的。一路风尘,一路邂后,见谁是谁,走那算那,人生就是这样。精彩与苟活也都这样。

SAM_0853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http://bbs.jjxw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Discuz!X3.4 赣ICP备09014903号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